“好心”让姑娘搭车,却被运管拦住?最新进展:作证保安被“开除”?

未知 2019-09-16 15:12

一周前,我们关注了一位路师傅的遭遇,路师傅说,10号那天他在杭州火车东站地下停车场,好心让一个20岁左右的姑娘搭了他的车,结果车子被运管扣住了。

新闻回顾:“好心”让姑娘搭车,却被运管拦住了,说是熟面孔?

20号这天,路师傅再次求助,说他的车子还是被运管扣住,那位帮他作证的保安被开除了。

新闻回顾:“好心”让姑娘搭车,遇到运管执法

当时路师傅反映,他把姑娘从杭州火车东站地下车库带到了附近的维也纳酒店这里,让姑娘自行打车,结果遇到了运管执法。

路师傅:“他说我有非法营运嫌疑,他要把车子扣牢,要调查(那当时运管怀疑你,非法营运的话,你让那个小姑娘给你作证,不就行了)小姑娘作证,运管拦住我,不让我跟她接触,他把小姑娘拉到旁边去,小姑娘的口供做得好好的,都有的。”

路师傅说,他开嘀嗒顺风车,但那天确实出于好心,并没有使用嘀嗒接单。

杭州市运管局东站枢纽管理所 朱所长:“这个人还是有嫌疑的,老是在这里拉客 谁会相信呢?(他反映你们把他,和那个乘客分开,分别询问,那那个乘客当时跟你们 怎么说的)这个不好意思,这个是我们案子的处罚程序,这个不允许,你要是调案子,需要什么情况,你可以咨询我们法制部门,我这里是不能 ,乘客的信息轻易透露给你。(我不需要透露乘客的信息,我只是想知道,她当时怎么跟你们反映的)那这个我们有相关的,符合非法营运的程序的 要求和证据。”

当时在维也纳酒店这里,有一位保安自称目睹了整个过程,愿意为路师傅作证。

保安 谢师傅:“那个女孩子的原话就是说,她当时,就是那个师傅,带她到维也纳这里,来上车,坐车,然后就把她带过来了,没收她一分钱(你认识这个路师傅吗)我认识啊。”

去管委会讨说法 被保安拦在门外

20号上午,路师傅说,他按照运管的通知,赶到了杭州东站枢纽管委会,结果被一排保安拦在了大楼外面。

路师傅:“我今天星期一赶到这里来,他又说所长出差去了。”

杭州东站枢纽管委会 保安:“(这个师傅来找运管)我知道,我没接到通知可以放进去,没接到通知,先不要进去(那我们作为媒体能进去吗)我们没接到通知的。(那你跟你们领导说一下)我说过了,没接到通知。”

那位曾经帮路师傅作证的保安谢师傅也赶来了,他也被管委会的保安拦在了外面。

路师傅:“现在所里面把他开除掉了。”

保安 谢师傅:“他们的理由就是说,我维护“黄牛”,没有向着东站运管部门说话,给东站造成了很大的影响。”

谢师傅说,他是跟杭州市安保服务公司签的合同,被派到东站枢纽管委会当外围保安,平时就在维也纳酒店外面执勤。在楼下等待的过程中,谢师傅接到一位杜大队长的电话,他录了音。

电话录音中,保安队杜大队长说的“敌人”指的是谁,我们无从揣测,但紧接着,来了一位保安中队长,要把保安谢师傅强行带走。

孙中队长想拉走谢师傅

保安 谢师傅:“我现在不可能去写辞职报告,我现在还是东站枢纽,管委会的员工。”

杭州东站枢纽管委会保安队 孙中队长:“对,对,员工,走了。”

保安 谢师傅:“二部的人(记者:录音里跟你说话的人是谁 ,杜大队长是吧?)对。”

杭州东站枢纽管委会保安队 孙中队长:“他现在在外面有事。”

保安 谢师傅:“(杜大队长是他的上司吗)对,(他是中队长)对。”

这位孙中队长,拉着谢师傅就走

杭州东站枢纽管委会保安队 孙中队长:“你坐我的车,到办公室去。

保安 谢师傅:“现在我要办事的,有什么事再说。”

杭州东站枢纽管委会保安队 孙中队长:“到我办公室,听话,你现在是我的兵,没辞的,跟部队一样,走吧。”

保安 谢师傅:“现在有事情要处理的。”

杭州东站枢纽管委会保安队 孙中队长:“你有事情等一下再处理。”

保安 谢师傅:“我要维护我的自身权益。”

杭州东站枢纽管委会保安队 孙中队长:“你先到办公室去。”

保安 谢师傅:“你们非得拉我的话。”

杭州东站枢纽管委会保安队 孙中队长:“我东西先给你看,我要不要给你曝光?”

运管所表示不便透露调查进展

保安谢师傅说,他只是帮路师傅做了个证,没想到自己现在成了主角,当然,有必要的话,谢师傅说他手里同样也有些证据,如果真要因此辞退自己,他也会拿出来。管委会的倪科长,同意带路师傅和记者上楼,去运管问问调查的进展。

杭州运管局东站枢纽运管所 工作人员:“目前这件事还在调查中,因为我们希望把证据更完善些(您看了执法记录仪吗?)执法记录仪的话,我看了,好像现场有些是乘客的(那乘客是怎么说的?)这个我们不方便透露。”

运管所一位王师傅看见路师傅,掉头就走,路师傅说当时就是这位王师傅佩戴执法记录仪,拦住了自己的车子。

杭州运管局东站枢纽运管所 王师傅:“(王师傅,这个是不是你,当时佩戴执法记录仪执法的?)(当时那个乘客是怎么说的?)这个我不知道,真不知道(他说是你录下来的呀?)这是我们的程序(不方便说是吧)不好意思。”

标签